字母君

直到我迷惘而仓促的被你捡起
狼狈而慌乱的被你抱紧
直到你穿过人来人往的光影里
趟过无处安放的回忆里
直到神经 痛觉都被你占领
直到我波澜不惊的生命
还可以惊天动地

《浮物记》其中某一章的一个小段子,那一章叫《杜康也没有葡萄》,我想好了怎么写,嗯,真的想好了,也只是想好了,让我写完整的一章真的太难了。




中秋节呀,小段子什么的我就不攒着了(大喊一声攒小段子好难,根本攒不住啊,哭哭,我手速还这么慢)




随便看看吧,如果能让小仙女们会心一笑就很好啦:)




隔千里兮共明月


月圆人长久





这章的名字叫《夏雨》。
















让我这么啰嗦的人写一篇完整的文真的是太难为我了,这种小段子倒是有不少。
















我希望我会把这些小段子都写成文,希望我能做到吧……(挖坑一时爽,填坑……哭了,真的!
















张龙龙=老张,马龙龙=小马
















两个龙龙的来源大家都懂哈
















背景就是《浮物记》的设定,一个学金融的,一个学法律的。
















有机会给大家看看什么叫真·啰嗦,争取相约在1020吧(捂脸,我觉得我做不到








对了,七夕快乐:)

名字:SCI那些事




我码这种沙雕小段子还是很快的,夸我的手速!(呸!)








没错,这就是悲惨的博士生日常。








生怕把无趣写的更无趣,因为我是个太无趣的人……








这个合集大概存放的就是这种时而有时而没有画风还不定(反正一定会很沙雕)的OOC段子吧,不要太认真,看个乐呵吧~








对了,合集的名字—《秃头记》

可以说是史上最全里约图集汇总了吧

我怎么才看到!!!

Cosimo:

赛场上


1.油画般的配色,最具艺术观赏性的照片


2.刺入骨髓的伤痛美:英雄不言弃,战士不服输(高清)


3.欲 · 吻


4.疼 · 撕扯


5.里约红 · 绝色


6.地表最强全满贯


7.继科苏


8.荷尔蒙炸裂


9.将军令




赛后


1.战损壳赛后领奖笑成小核桃


2.高举LA大旗的龙A


3.赛后签名科宠粉无敌


4.嘘,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撼动世界


5.指尖,前额,眼神……偷偷触碰


6.赛后采访:龙队首次回应与黑一点的队友互撩腹肌绯闻


7.三剑客:至此,一个新时代诞生


8.旁若无人的二人结界


9.马龙笔芯:在全世界之前,首先先给离我最近的你




场外


1.龙指 x 运动员科


2.小核桃裂开了,刘胖子忍不住咬了一口


3.胖地主:我的崽我的崽我的崽[抱抱]


4.你永远在我转头就能触及的地方


5.吻我,抱我,靠着我;掌心,眉心,给你我的小心心


6.如果说里约是一场美梦,他就是不可或缺的造梦师




港澳行


1.人有行李,我有马龙


2.两只甜甜的小坏蛋和一只苦苦的大蟒动图


3.仿佛去秋游的小朋友


4.占有欲


5.龙,咱自拍吧


6.澳门行:话筒架子张老师


7.卖艺卖艺开心开心动图


8.洁癖没了也不害臊了


9.花与少年,玫瑰花与小王子


10.他在笑,他在闹——“下次换我助攻你~”


11.“龙~”“马~龙~”“马龙!马龙!”


12.甜度满分!Back Hug~


13.卖艺什么的,最开心了!

【浮物记】撒满脸的飘逸寒风

龙哥今天三张,不更个啥纪念一下么?可我没有一篇写的完整的东西,全都是乱七八糟的小段子,好不容易翻出个还算完整的,凑合看吧朋友们……祝龙哥生日快乐,一路坦途,顺遂安康,喜乐无忧。

这应该是《浮物记》这个大设定下的某一个章节,先放出来这个最朴素最简单的版本吧,如果我12月能顺利完成我的pp1,我回来之后就开始认真写这个故事,flag立这了!(如果不是12月完成也行,只要顺利通过,回来我就开写)

PS:这里小黑=老张,小白=小马,手机打字的时候图省事,自行转换下吧

-----------------------------------

题目来源:沈复《浮生六记》

设定:富二代总裁框x律师圈,竹马与天降

更新:频率不定,随机掉落

说明:没逻辑没文笔,这里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高亮:OOC预警,专业性bug预警,词汇极度匮乏预警,进度缓慢及特别话唠预警

一切锅都属于我,勿扰正主,勿上升真人

-----------------------------------

浮生小物,总有一记。

0x 撒满脸的飘逸寒风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迎新季,作为大三学长的黑白是不需要参与的,这俩也乐得清闲,在校园里四处乱转,顺便吐槽只有迎新时才会打开的音乐喷泉。


迎新之后要进行的就是各社团的纳新。黑白虽然都是乒乓球社的台柱子,但因为乒乓球社在国内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小的时候大部分孩子都学过几板,纳新时根本不愁招不到人,他俩也就不用去为社团站台,眼看着大蟒方博为了相声社绞尽脑汁拉人加入,这俩总凑在一起偷笑。


某天中午黑白照例一起到食堂吃午饭,刚坐下就被拎着书包的大博以饭口座位不易且坐且珍惜为理由要求拼桌,小黑没什么反应,大博可怜兮兮地看着小白,小白点了点头并悄悄拉了拉小黑的小指,小黑才懒洋洋的嗯了一声,留下大博看堆儿,自己和小白一起去打饭。


这俩一起打饭回来并排在大博对面坐下,眼看着大博双手托腮一脸苦大仇深,他俩不知道大博心里正暗自发愁一会该如何开口请小黑帮忙替相声社纳新,直到小白提醒他去打饭,啊了一声再没动作。小白好笑的指指餐盘,大博这才缓过神,抓起饭卡就去排队了。小白把刚拿来的三双筷子摆整齐以后乖巧坐好,小黑摇摇头,示意小白吃饭吧不用等大博。


等大博一回来,就看见了让他恨不得变成瞎子的一幕。黑白并排坐着旁若无人的专心致志地给对方夹菜,并没有人等他回来再一起开饭!他龙哥一边嚼着他师兄夹过来的溜肉段一边感慨下午终于没有课了,可以多午睡一会,不过还是不能睡到自然醒,因为还有书要看。他日常睡不醒睁不开眼的师兄竟然拍着胸脯说龙你放心睡,有我在,保证误不了事。他龙哥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嘻嘻嘻的摸了摸他师兄的大耳朵,说你还是好好睡午觉吧小懒狗。这个时候大博儿的内心简直在咆哮,他师兄的耳朵竟然这么轻易就被摸了?这是什么操作???相声社招人的事儿压根就没来得及说出口,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那俩。


小黑显然被这个称呼愉悦了心情,总觉得有一种susi的感觉从耳朵弥漫到全身,凑过去揽着小白的肩膀,把下巴搁在小白的颈窝处,深吸了一口属于小白的味道,快乐地摇着尾巴把热气喷在小白脖子上,说我睡午觉也不耽误叫你起床,就怕你呀……小黑忽然把头向上移,在小白耳边小声说,怕你不好意思~小白抬胳膊给了小黑一肘,笑骂了声滚蛋。小黑也不恼,像没有骨头似的靠在小白身上夹小白餐盘里的菜吃,小白瞟了他一眼,干脆把小黑餐盘里的菜拨到了自己盘里,两个人用一个盘子吃。


喵喵喵?怎么没有人和我换菜吃?大博实在看不下去了,拿筷子使劲戳着盘里的胡萝卜丝,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抬头对黑白作揖,求求二位酷爱收了神通吧,这可是学校食堂!小白迷惑的歪过头看看小黑,记壳儿,咱们干甚么嘞?小黑眼皮都没抬一下,接着夹菜吃,别管他,他多作怪。


大博气的直跺脚,又不敢正面怼他师兄,只能咬着筷子头暗搓搓的给大蟒发微信:死瞎子都怪你!让我来游说我师兄去给相声社出卖色…唔,招新成员,博哥一句话没说也就算了,还被塞了一嘴狗粮,你自己在这俩哥宿舍门口蹲守吧,哥不伺候了!手指狠狠的戳在屏幕上,仿佛戳的是大蟒的脸。刚发完微信把手机揣兜里想逃离这个残忍的世界,就看安仔和远妹来食堂找座位,大博异常热情的朝他俩招手,俩小的过来一看对面是科哥龙哥,赶紧打招呼,完全无视大博对他俩一起坐的邀请,说完俩人在这坐不下博哥吃好喝好之后就一溜烟跑了,留下大博一人独享这份皇家至尊狗粮。大博觉着自己孤立无援,又扛不住对面凌厉的狗粮攻势,说相声社下午招人很忙,迅速的扒完了饭也溜了,只留下黑白慢悠悠的吃完了一个餐盘里的两份午餐。


黑白刚回宿舍就被蹲在宿舍门口的大蟒逮个正着,大蟒让小白把小黑借给他一下午,小白诧异的点了点头。看着小黑被大蟒连拖带拽的拉走,小白心里有点不舒服,有点气大蟒对小黑太粗鲁,还气……还气大蟒把小黑叫走,小黑不在就没人帮自己看时间了,一定是这样!不愿意再想,小白脱了衣服胡乱搭在椅子边就窜到了床上,打了几下枕头泄愤才钻进了被窝里,把自己裹成了了个球。


小黑黑着脸甩开了大蟒,让他有事说事别动手。大蟒赶紧双手背后,解释说是想请小黑帮相声社拉人。小黑觉得他并不擅长也不想管这个,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说话间就要往宿舍走。大蟒看小黑要走,赶紧伸手去拦,我的哥啊,你就是在我们摊位那坐着睡觉我们都能招到人,根本谈不上擅长不擅长。小黑坚持拒绝,说已经答应小白叫他起床了,还约好了一起看书。大蟒翻白眼,你在那坐着我师兄根本没效率。小黑说你得把话说清楚,我从来没有打扰过他看书,他看书的时候我都,我都………小黑没好意思说和小白一起看书的时候自己才是没效率的那一个。大蟒看他迟疑了,趁热打铁,哈哈大笑着说编不下去了吧,切。一巴掌拍在小黑肩膀上,哥们求你了,快走吧。


天有点阴沉,有点要下雨的样子,小黑陪大蟒到了相声社的摊位前,看大博儿他们已经把摊位支好了,大博儿一脸震惊,结结巴巴地说瞎,瞎子你真把我师兄骗来了啊?快说你对龙哥做了什么?大蟒跳过去捧起他的脸使劲搓了搓,说你叫谁瞎子呢,嗯?还有,你技不如人就别不服,乖乖磕头拜师吧你!博儿抓着大蟒的手从自己脸上挪开,就,就叫你,博哥叫的就是你,许大瞎!还拜师,你拜博哥还差不多!


小黑无语的看着这俩打闹,自己在摊儿上找了个没人的凳子坐下叉着腿掏出手机看时间。嗯,小白这个时间应该睡着了。无视了大蟒和大博儿一起发传单的邀请,专心致志的玩起了天天酷跑,一边打一边纳闷为什么总有一波接一波的女声在周围说着好帅,他抬头眯眼看向声音的来源,又引起一阵尖叫,挑了挑眉,又低头接着玩,越玩越困,哈欠打的越来越频繁,小黑干脆把凳子搬到了遮阳蓬的支撑柱边,靠着柱子歪头打起了瞌睡。


过了一会竟然下起了雨,大蟒和大博儿也顾不上拉客了,赶紧回摊位脱下了拉客用的大褂,就看见小黑抱着胳膊睡的直皱眉。风有点大,那个位置虽然在棚子里但总能溅到后背一些雨,俩人一合计,叫醒小黑这活儿他俩都没勇气干,干脆给小黑头上罩了块塑料布,正好后背和头都淋不到了。俩人蹑手蹑脚地干完这些之后还和这个造型的小黑合影留念,就差办个相声社的特色收费项目了。


平时小白睡午觉的时候小黑都在,偶然不在一次小白睡得不太踏实,总觉得心里有事,醒的也比平常早不少,从床上起来一看外面下雨了,想起来小黑就穿了一件橙色防晒衣也没带伞,决定去给他送件厚衣服,顺手给大蟒大博带了把伞,又在自己的保温杯里冲了杯热巧,一起塞进了美队双肩包。


小白好不容易找到相声社的摊儿时,大蟒和大博儿正一人举着一块塑料布坐在凳子上仰望天空瑟瑟发抖的盼着雨停,看见小白手里拿着伞嗷呜一声扑过去直呼救星。小白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俩宛如智障的大孩子,把伞递了过去,眼看着这俩为这把伞到底是给谁的差点滚作一团,适时的插了一句,你们把小黑弄哪去了。那俩依然在互殴,不过都默契地伸手向后一指,又要继续互殴,小白看不下去了,只好拖着他俩一起去找小黑。


眼看着小黑的奇特造型,小白气不打一处来,给了大蟒一个爆栗,质问大蟒怎么能这么对小黑,就给盖块塑料布,还盖不着全身。大蟒很委屈的说小黑是个糙汉啊,淋点雨也没什么吧。小白的表情略有不自然,仍然坚持这不该是相声社的待客之道,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向外掏那件厚外套。大蟒一脸惊讶的说到底谁是你的亲师弟啊我的哥。话音刚落,就听见手机闹钟的声音响了起来。小黑嚯的一下就站起身来,迷茫的环顾了下四周,一脸懵逼的从脑袋上薅下来一块奇形怪状的塑料布,把腿就往宿舍冲。


跑了两步小黑又倒了回来,惊讶的看着小白就站在相声社的摊位里,就站在他刚才睡觉那个凳子的旁边,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他刚醒的时候觉得看见了小白,但小白这个时候不该在这里,他得回去叫小白起床。


小白脸红了,把厚外套塞到小黑怀里骂小黑傻样,看着小黑嘿嘿嘿的把胳膊套到袖子里,掏出超蝙保温杯递过去,小黑打开盖子喝了一口,觉得不烫口,又递给小白,示意他喝一口暖暖,并拒绝了一脸期待想要尝一口的大蟒和大博儿。小白接过来抿了一口,就装回了包里。小黑自然的接过了双肩包背在肩上,一手打着伞,一手搂着小白扬长而去,徒留只有一把伞的俩孩子在原地伤悲。

 

 

tag没了,我们人没散,我们都还在呢!

踏书人:

2016年9月份,aolong圈太太坂田小春卷写了一篇叫做《我们队里出了一个Omega》的文,由于太太已经销号,无从截出原文,但仍保存了一些痕迹,(见图4)。




2018年2月份,红海行动衍生cp的同人文里,有一位 @vibber 的写手,写了一篇《寻O记》。(由于原文已经被删除,所以见图2,3)




有姑娘看后觉得与《我们队里出了一个Omega》很是相似,但由于原文已被删除,无法比较,并且我们在查看vibber首页时,发现她转发的一篇lof中,出现了两个乒乓球圈的写手,(见图5)因此我们托人找了原文文档进行对比,最后我做出了调色盘。(见图1)【在此感谢 @马撸撸 提供的原文文档】




春卷太太是一个平和的人,所以她先私信了写手,进行了交涉。(见图6,7)在许多不知所谓的言语之后,我们得到的结果是:




删文并道歉。




至此,如果vibber有诚意的道歉了,我们不会再追究。




然而直到今天中午,我们仍然没有等到任何道歉。




并且,我们发现她的另一篇文也涉及了抄袭。(见图8)




至此,我们决定不再忍耐。








我们圈,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封了tag,春卷太太因为一些原因销号,但这些不是你可以肆无忌惮抄袭文的理由。




先人道:“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希望 @vibber 有一份诚恳的道歉




我们的文不好被查找到不代表它不存在,我们的太太销号不代表她没有人记得,我们的圈子封掉不代表它散掉。




爱意是不会被消磨的,痕迹也是一定存在的。




望你谨记。








我们等着你的道歉。









【喜大普奔】世界杯期间直播tv有刘指导直播!!!

2月24号,刘指导在直播tv的直播间直播解说世界杯比赛,房间号688,现在有在播,放的是刘指导对乒乓球的解读,我们的对手的分析,以及最大的对手(我看的时候分析了张本智和)

地址转不到lof上,大家自行搜索吧:)

tag打什么呢……这是个问题

关于小名的猜想

以下内容来源于我和好友的对话

好友:呦吼,那记壳儿和688一个属相

我:【微笑】记壳儿属龙

好友:按农历算的话,是个小兔尾巴,是不是顿时可爱了许多?

我:他见龙怂的属性本来就挺萌。诶,那你说记壳儿的小名为什么叫龙龙不叫兔兔?

好友:大概家长都希望孩子属龙吧

然后我和好友云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无履:

人潮拥挤我能感受你


四血字:



刷wb看到宝藏,上着班突然哭出来

那么好的两个人


【445ML】记个脑洞

灵感来自于一首歌,《买故事》by大白玉兰,以下是部分歌词。
--------------
荒屋围炉 难得夤夜尚有来人
拢袖迎出 且告在下欲听之物
悲欢有价 青白瓷瓮小楷标注
无甚新鲜处
白衣黑衣 无非是少侠逞豪气
剑技琴技 总归那几笔窠臼戏
家义国义 天命总比人有造诣
第一年私塾 连席咏关鸠
第二年江州 争风闹花楼
第三年殿试 道异不相谋
第四年清秋 入梦饮祭酒
取我之骨 为君之书 尊驾何苦 非讨这前世故
取我之胆 为君之刊 就有隐瞒 也是细枝末端
取我之血 为君之页 拨珠算结 统共仙泪五钱
残火将灭 长揖作别 三途欲雨 路上快行少歇
第一年 相悦桃花江上
第二年 掷砒霜 陷城防 受命敌王
第三年 棺一具 尸一双
第四年 三途旁 做书商
--------------------
一世江湖,一世官场,一世仙鬼

嗯……想写Z老师和M老师相爱相杀还相爱的故事

看起来像个很大架构的文,我………

有没有小伙伴愿意和我一起讨论?求求求!

还有一个问题,脑洞太大,手速太慢怎么办?急急急